社会资本进入体育产业,难在哪里?_体坛评论_宁波市体育科学学会

今天是:

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体坛评论 > 正文

社会资本进入体育产业,难在哪里?

来源:宁波日报 日期:2017/12/4 16:55:28 人气:0 

 本报记者 林海

  

  近几年,随着国家加快促进体育产业发展的一系列政策出台,体育产业逐渐成为社会资本关注的一个热点。特别是产业界“BIG5”(万达体育、阿里体育、腾讯体育、乐视体育、华人文化)纷纷在体育产业进行战略布局,更是引起了广泛关注。

  紧跟国家政策的步伐,我市近几年相继出台促进体育产业发展的系列政策。2014年5月30日,市政府召开第45次常务会议,审议通过《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投资社会事业的意见(试行)》。《意见》认为,推动民间资本投资社会事业,是宁波一项重点改革任务。意见确定了民资投资的重点领域,包括医疗卫生事业、教育事业、社会福利事业和文化体育事业。民间资本投资体育事业,是其中不可缺少的一个重要方面。

  几年来,体育部门多管齐下,积极鼓励和引导我市社会资本投资体育事业。早在2013年10月,市体育局和市财政局就联合制定下发了《宁波市体育产业发展引导资金使用管理暂行办法》,成为浙江省第一个设立体育产业引导资金的地级市。

  2016年1月,市政府正式颁布《宁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实施意见》,其中着重提到,“加大财政金融扶持力度,支持社会资本进入体育产业领域。”“鼓励和引导各级政府、金融机构、社会资本等多方面资金支持体育产业发展。”“放宽准入条件,鼓励非公有资本以独资、合资、合作、联营、参股、特许经营等方式投资体育产业。”市政府一号文件出台促进体育产业发展,这在历史上还是第一次。

  去年以来,有关方面以多种形式开展调研,了解宁波社会资本进入体育产业的基本情况和存在问题。政府和民间齐头并进

社会资本“试水”体育产业

  一般来说,体育产业分为体育用品制造、体育竞赛表演、体育健身服务和体育彩票销售四大类。但随着经济社会发展的加速转型,特别是近几年互联网经济的迅猛发展,体育产业出现各种新业态:体育+旅游、体育+文化、体育+教育、体育+医疗、体育+互联网……

  据了解,宁波的社会资本进入体育产业主要有职业体育、健身俱乐部、户外行业、民营球馆等渠道和途径,项目主要涉及篮球、排球、足球、乒乓球、羽毛球、网球、武术搏击、越野跑、户外运动、自行车、轮滑、器械健身、体育舞蹈、钓鱼、围棋等。

  在职业体育领域,CBA、WCBA、乒超联赛等国内比较知名的职业联赛,均有宁波民营企业的身影。富邦集团与八一体工大队于2006年12月签署了为期10年的合作协议,共同组建八一富邦男子篮球俱乐部,征战CBA联赛。广博集团与八一女篮连续4次签署合作协议,八一女篮以八一广博文具女篮的名义参加WCBA联赛。另一家民营企业海天集团2002年组建了宁波海天队参加国内乒乓球领域最高等级的乒超联赛,多次荣获联赛总冠军的最高荣誉。

  在综合搏击运动领域,2015年9月,真武魂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上海股权交易中心成功上市,成为宁波首家体育产业上市挂牌公司(Q板),同年12月“真武魂”顺利获得了稳国资本5000万元的天使投资。

  民营球馆是近几年社会资本关注的一个热点。2012年,八一富邦男篮俱乐部利用富邦集团在汪弄社区的闲置厂房建起了“八一富邦篮球公园”。宁波人魏侃走得更远:从2012年开始,他在高新区聚贤路租借一处闲置厂房开了“英联球馆”,面积2500平方米,一年赢利50万元左右。如今,他已将利用闲置厂房办球馆的模式“复制”到了慈溪以及上海、武汉、济南、潍坊等地。

  从产业分布情况看,社会资本进入体育产业呈现出一定的地域性和行业性。比如,宁海县深甽镇的运动杖生产企业年产值一度占全国的70%以上,成为国内知名的“运动杖之乡”。近几年,民营球馆的兴起在宁波市区逐渐成为一种趋势,经营模式的输出成为宁波民营球馆行业的新现象。随着马拉松运动的热度提升,民间跑团的兴起为越野跑赛事的商业化运作提供了良好的群众基础,宁波一些越野跑爱好者开始尝试赛事的商业化运作,九龙湖越野赛、江南100越野赛、深甽山地马拉松等赛事在各区县(市)遍地开花。

  从品牌知名度来看,以八一男篮、八一女篮、海天乒超为代表的宁波职业球队在国内占据了一定地位,为宁波城市知名度的提升起到了一定作用。在户外用品行业,牧高笛、雪狼、爱路客等一批国内知名品牌已经在宁波兴起。其中,牧高笛在同行业稳居前三,并正在积极筹划上市事宜。以经营户外运动赛事为特色的酷赛体育已获得2000万元的风险投资。

  总的看来,宁波的体育产业发展呈现出政府和民间齐头并进的状态,社会资本进入体育产业已初具规模。在个别细分行业,宁波的民营企业已处于国内领先的位置。

  创业初期困难重重

  体育企业难以做大做强

  从整个体育产业的发展情况来看,宁波的体育产业仍然处于初级阶段,社会资本进入体育行业尚存在着不少问题。具体表现为以下八个方面:

  盈利比较困难。受制于国内体育产业的大环境,宁波的体育竞赛表演业仍处于微利的水平,部分赛事的主办者甚至处于“亏本办比赛”的境地。以职业联赛为例,包括八一男篮在内的众多职业篮球俱乐部均处于亏损状态,尽管每个赛季常规赛的场次增加到38场,国外流行的赛事转播权在国内仍然无从谈起,八一男篮4500个座位的体育馆上座率一般不超过8成,联赛外围的衍生产品仍处于待开发的状态。八一女篮的情况也比较类似,女篮比赛的上座率相对于男篮职业联赛来说更加偏少,媒体关注度更低,市场化开发仍处于初级阶段,俱乐部实现盈利的难度很大。曾在国内多次获得乒超联赛总冠军的宁波海天已在2016年上半年联赛结束后退出了乒超。

  市场开发难度大。就体育健身服务业来说,由于租金、水电费、人员成本高企,加上经营模式单一,宁波的健身房行业普遍面临经营困难的窘境,甚至经常曝出“门店倒闭,老板跑路”的负面新闻。对多数健身房行业的经营者来说,存在着无行业标准、经营不规范、财务不规范的问题,大多是微利状态。除了发售预付式会员卡、收取私教费之外,健身房找不到其他的盈利模式,导致会员不满意、教练不满意,老板也不赚钱。

  互联网冲击大。体育产业仍是传统行业,在互联网大潮冲击下,可谓是危机重重。户外用品制造业受到互联网冲击的情况更为明显。近十年来,虽然周末去休闲登山的人数在不断增加,但户外装备的利润空间却越来越小,原因在于,淘宝网等电商平台的快速普及极大地压缩了户外用品业的利润。加上同行业的竞争压力加大,产品被仿制的速度不断加快,产权保护的大环境不利,导致行业创新的难度越来越大。

  扶持政策难落地。自2012年至2016年,市政府连续出台政策促进和加快体育产业发展。但从经营者反馈的情况看,在不同行业、不同层面均存在扶持政策落地困难的问题。有的经营者反映,国家层面对体育产业的发展很支持,但地方层面对中小体育企业的引导和支持则相对欠缺,政策指定的方向跟本地市民需求脱节。比如,在宁波乃至浙江,政府购买服务至少在健身房行业还没有实现。但在山东一些城市,经营一家4000-5000平方米的健身场馆,可以从政府部门拿到100多万元的补贴。另外,市体育产业引导资金规定的补助对象是企业,体育类民办非企业单位反而无法享受,导致大多数体育俱乐部被拒之门外。还有一些处于初创时期的企业经营者反映,从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得到贷款比较困难,新的融资平台尚未建立,没有资金作为依托,很难做大做强。

  税费负担较重。一家体育类民办非企业的负责人称,现在他们享受的税收政策是普通增值税,“跟街头杂货店一样,3万元以下免税,没有什么优惠”。反倒是开体育用品店,可以享受到文化体育类3%的税收标准。至于体育场馆的水电费优惠标准,很多经营者表示“享受不到”,因为场馆的所有权并非经营者所有。

  有关部门办事流程复杂。一位经营者在慈溪开办游泳馆、健身馆,发现最头痛的问题是项目报批报建的流程不清晰,令他感到无所适从。还有一家宁波本地的互联网电商企业,专注于“跑步”这一大众运动项目,微博粉丝+微信用户超过300万人,在国内健身类自媒体中排名前二,跑步类自媒体中排名第一,但企业负责人却不愿意申请政府资金的支持与补助,主要原因就是“手续繁琐”。

  行业协会作用有限。宁波目前有市级体育协会39个,体育俱乐部等民办非企业单位55个,其中创建省级先进体育社团25个,3A级以上体育社团21个。这些体育社团在发展全民健身和群众体育方面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。然而,由于面临人员年龄老化、经费短缺等多重困难,除了极个别的协会之外,大多数体育社团处于勉强维持的运行状态。

  人员素质参差不齐。有经营者反映,2002年开健身会所时,健身教练非体育学院的毕业生不招,现在由于健身场馆发展太快,人才供应严重不足,即使是高中生经过短期培训,也可以直接成为健身教练。没有专业教练的素质却想拿和专业教练同样的薪水,给这个新兴行业的发展带来困扰。体育产业的从业者无论知识结构、年龄层次还是创新意识,都存在着与市场经济的要求脱节的情况,比如近几年新出现的“众筹模式”就是互联网金融带来的全新融资渠道,但迄今为止宁波体育行业鲜有体育众筹的成功案例,更谈不上股权众筹等高端融资渠道。

  了解行业发展特点痛点

  让各种优惠措施真正落地

  根据体育BANK发布的《中国国际体育投融资报告(2017)》,在2016年获得融资的国内企业集中在场馆服务、赛事运营、“互联网+”、体育传媒、体育装备等领域,与用户的距离更近。如健身领域的青鸟体育,培训领域的宏远时代,“互联网+”领域的悦跑圈等,均是直接面对用户的服务型公司。首都体育学院校长钟秉枢表示,2015年大量社会资本进入体育产业,但大多倾向于体育赛事和体育俱乐部。这个趋势到2016年开始下滑,投资人更加理性,开始思考能不能通过赛事来挣钱。除了竞赛表演业外,健身休闲业的市场还远没有饱和。

  在宁波,社会资本进入体育产业已初具规模,发展势头良好,同时也面临不少问题和困难。笔者建议:

  加强政策调研,促使各种优惠措施真正落地。政府主管部门在出台政策之前,应先进行深入调研,倾听基层和一线的呼声,了解行业发展的特点和痛点。只有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出台的政策,才会有足够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。

  充分发挥行业协会的作用,加强与中小企业的联系。宁波市体育产业联合会已在2013年7月成立,建议加强行业协会的功能和工作力度,以多种形式、多渠道建立与中小企业、广大创业者的联系。

  对体育企业负责人开展政策培训。帮助他们了解体育行业的政策特点,协助他们与各个政府部门进行沟通协调,支持新兴体育项目在宁波的顺利落地执行。

  每年定期举办体育产业项目推介会,为中小企业提供交流展示的平台。